的文字清晰可辨:

  “……弥尔米娜女士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指引者和庇护者,在人类文明的漫长岁月中,祂兢兢业业地承担并履行着神职与神责,祂引导我们度过了文明早期的黑暗蒙昧,祂保护脆弱的凡人活过了文明早期的漫漫长夜……

  “……弥尔米娜女士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,是慈爱的一生,是伟大的一生,也是充满战斗的一生,祂既是一位导师,也是一位带领凡人文明披荆斩棘的战士,祂勇于抗争的……”

  纸张上的黑色字迹印在摩尔根·雨果的眼中,这位老法师一时间竟全然失去了往日的敏锐思维和得体风度,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做何表情,甚至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应该想些什么——就如绝大多数凡人一样,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面对一位神明的陨落,更没想过神明陨落的消息会以这种形式呈现在他眼前,事情的匪夷所思程度超出了人智所能理解的范畴,以至于老法师一时间甚至都没意识到这份“讣告”本身就是极为怪异的。

  砰的一声,房间的门被人一把推开了,摩尔根·雨果有些茫然地抬起头,却看到是另外一位身穿法袍的高阶法师站在那里——那是帕拉梅尔天文台的二号负责人,是他从圣苏尼尔占星协会软磨硬泡叫来的、一位值得信赖的朋友,而此刻这位头发花白的法师正瞪着眼睛,像个从噩梦中惊醒的人一样正茫然又惊愕地站在那里。

  “摩尔根!”站在门口的法师终于高声叫道,“天呐,你看到了今天魔网中广播的消息么?!”

  “我看到了……我这里还有一份打印文件,是设备自行打印的……”摩尔根昏昏沉沉地指了指桌上的纸张,“本杰明,我们是在做梦么?魔法女神祂……陨落了?!”

  “魔法女神啊……”被称作本杰明的大魔法师倒吸了一口凉气,随后快步来到摩尔根的书桌前,他看到了那份还散发着微微油墨气味的打印件,脸上是好几种表情混杂在一起的样子,“……一分钟前我也以为自己在做梦,但是……该死的……摩尔根,我们……”

  他伸手抓起那份打印件,嘴里咕哝了几秒钟之后才重新组织好语言:“摩尔根,这可信么?这消息可信么?”

  “这是帝都传来的,带有皇帝陛下的签名和印戳,还有三位大执政官的印记……”摩尔根·雨果终于从茫然中清醒了一点,他表情复杂地看着本杰明手中的打印件,“至少文件本身绝对是真的,而上面的消息……”

  本杰明摇了摇头:“我已经许多天没有收到魔法女神的反馈了,虽然我此前也很少祈祷,但我至少能分得清女神的反馈是什么感觉。”

  摩尔根张了张嘴,原本想说的话没有说出口,他又看了那打印件一眼,看着上面言辞恳切又触动人心的哀悼之语,心底终于泛起一丝怪异的感觉:“这是一份人类写给神明的悼词啊……本杰明,我总觉得它怪怪的,悼念神明……你能想象么?悼念神明……”

  “可是悼念的话还能怎么写呢?”本杰明抬起眼睛,苦笑着扬起手中的纸张,“你让皇帝陛下怎么写呢?他已经用尽悲痛和赞扬的词汇了……”

  是啊,一封人类写给神明的哀悼信确实是格外怪异,怪异到它仿佛压根就不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,然而就如本杰明所说的那样——如果不这么写,还能怎么写呢?

  如果神明真的陨落了,那人类也只能如此哀悼吧,摩尔根如此想着,他觉得自己之所以认为这些悼词古怪,只不过是因为……在他有限的人生中,还从未经历过神明的陨落。

  现在,他可能真的要经历一次了。

  本杰明手中的打印件上,末尾的字句清晰锐利:“……我们沉痛悼念魔法女神弥尔米娜女士,为祂的陨落而感到惋惜,一位如此兢兢业业的神明值得所有凡人,至少是所有人类的追思,为表达对魔法女神弥尔米娜的哀悼和怀念,经皇帝高文·塞西尔、帝国最高政务厅、帝国神学管理处共同研究并决定,将于本月45日举行‘神明葬礼’及纪念活动,当日将鸣响全国警笛、警铃及号角,并由帝国龙骑兵执行盛大的送行仪式……

  “皇帝陛下于此号召,希望全国所有的施法者当日进行默哀,以表达我们的哀思之情……”

  摩尔根·雨果闭上了眼睛,尽管他并不是一个虔诚的魔法女神信徒——或者说几乎所有人都不是魔法女神的虔诚信徒——但这份追悼词中情真意切的字句仍然深深地触动了他的内心,他仿佛能感觉到皇帝陛下在写下这些文字时的哀伤心情,也被这份从文字中传递出来的情绪深深感染着。

  而至于那悼词中有些奇怪的遣词造句和这份通稿本身的怪异之处……此刻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。

  还能怎么写呢?从未有人经历过这种事情……

  ……

  “这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全国吧……”

  温莎·玛佩尔轻轻叹了口气,目光扫过眼前的稿件原件,脸上表情说不出悲喜。

  丹尼尔坐在她的对面,老法师的面容一如既往冷峻而略显阴郁:“事实上它已经通过传讯塔网络发往全国了,只不过末端的报纸、公告还会耽搁一点时间。不过这影响不大,法师们掌握着绝大多数通讯资源,他们会是最先收到消息的。”

  “接下来……我们就要认真地准备‘葬礼’了,”温莎点点头说道,“这是我们和塞西尔人的第一次联合行动,而且还是在准备时间如此短的情况下仓促合作,陛下希望我们全力以赴,不要在塞西尔人面前出现任何纰漏。”

  “当然,我们都不会辜负陛下的期待,”丹尼尔嘴角似乎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,然而这笑容转瞬即逝,“那么我就先离开了——‘跨国治丧委员会’那边还等着我。”

  温莎起身相送,目视着老法师离开了房间,消失在走廊深处,随后她才收回视线,仿佛自言自语,又仿佛再次寻求证据般轻声说道:“魔法女神啊……”

  精神世界中毫无反馈,祈祷的尽头空空荡荡。

  温莎到最后终于没有收到回应——大约魔法女神的确死了。

章节目录

黎明之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师座,请低调只为原作者远瞳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远瞳并收藏黎明之剑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