戒痴听了赵无的话,气得拍了他的头一下,骂道,“蠢,核桃壳那么硬,我说的东西壳是脆的,一敲就破。https://”

  赵无恍然大悟,“我知道了,是西瓜。”见戒痴的手又抬起来,赶紧抱着脑袋说,“是鸡蛋。”

  戒痴双手合什念了声佛,“阿弥陀佛,那东西不是贫僧说的。”

  许兰因听了捂着嘴直笑,那和尚倒会掩耳盗铃自欺欺人。

  戒痴又说道,“金丝糕里若再加点东西,会更更香?”

  赵无见戒痴不愿意说那东西的名字,知道又是荤腥,说道,“不会是猪油吧?”他看许兰因做点心有时放的是猪油。

  戒痴又拍了他的头一下,骂道,“蠢才,贫僧才因为犯吃戒被罚,你还想引着贫僧犯戒。该打!”又循循善诱道,“傻小子,牛吃进去的是草,挤出来的是什么?”

  赵无想了想说道,“是汗?”

  戒痴气得又拍了他一下,说,“蠢,再想。”

  “是力气?”赵无的话声刚落头上又挨一巴掌。

  “笨,再想。”

  “那是鼻涕,或者眼泪?”

  戒痴气得连甩了他几巴掌,骂道,“笨死了,那东西那么恶心,能吃吗?”

  戒痴见赵无实在想不出来,只得说道,“回去跟你姐说,那位女施主兰心惠质,比你这个傻小子聪明多了,肯定会想明白。”又道,“若她想明白了给贫僧做出来,贫僧给你喝样好东西,让你练习三脚功事半功倍。”

  许兰因的眼睛瞪得老大,连那句名言都知道,不会真的是同乡吧。

  赵无问道,“姐,你知道我师父说的是什么吗?我想了一夜都想不出来。”

  许兰因看看这个倒霉蛋儿,这个时代还没有奶牛,也没有那句名言,他一个后生小子当然想不到那里了。笑道,“我猜你师父想说的是,吃进去的是草,挤出来的是奶。那样东西应该是牛奶。”又嗔道,“笨,有些点心里我加了牛奶,你看到过的。”

  赵无的嘴张开半天合不拢,最后气道,“我师父他老人家太不靠谱了。公牛也吃草,牛犊也吃草,没生牛犊的母牛也吃草,它们能挤出汗和力气,还能挤出鼻涕和眼泪,独独挤不出奶。我师傅说的因不见得是后面的果,是他没说对,那么多打我白挨了。”

  许兰因笑起来。那和尚的确不靠谱,不仅喝酒吃肉,掩耳盗铃,还特不讲理。怪不得武功高强佛法精深,还那么大岁数了,最后只混了个饭头僧。

  她还是正面教育道,“这世上的人行行色色,许多人不按常理出牌,比如你师傅。你考虑问题要因人而宜,不能较真。你是捕快,许多罪犯都与常人有异,要善于从多方面去分析问题……”

  赵无觉得很有道理,不住地点头,也不纠结他师父的不着调了。

  许兰因实在猜不透。若戒痴是穿越人士,又嘴馋不想守寺里的清规,哪怕穿越过来的原主是和尚,还俗就行了,干嘛继续当和尚。

  &nbs

  -->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穿成短命女配之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师座,请低调只为原作者寂寞的清泉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的清泉并收藏穿成短命女配之后最新章节